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至尊神武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夜探桃花庄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16:07

至尊神武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夜探桃花庄

“两位,这边请!”

不多时,下人们已经安排好了酒菜,桃花庄主直接带着陈恒二人来到前厅招待。

除了桃源镇魔头一事闭口不提之外,他显得倒挺热情,对陈恒二人照顾也算周到。

从谈话中,陈恒也是知道了,这个桃花庄主姓易,名字就不得而知了。

分宾主落座之后,易庄主分别给陈恒与xiǎo白各倒了一杯酒,举杯相碰,一饮而尽,而后道:“老朽早闻真武剑宗之名,一直神往已久,却是无缘得见其门派之人,今日见二位xiǎo友,实是老朽之幸。”

陈恒连道不敢,微笑道:“敝宗于蛮都域内确实薄有微名,但也就是一修仙门派罢了,门内条框束缚,倒比不上易宗主此处自在。”

易庄主哈哈一笑,随即又叹息道:“老实説,老朽年轻之时,也曾想过加入真武剑宗,只可惜资质不够,未得真武垂青,故而与之无缘。后来在修界闯荡,历经生死,中年之后才步入先天之境。”

“老朽观二位气质不凡,步伐沉稳,想来都已进入成罡境中,説起来,倒真是愧煞老朽。”

陈恒没想到这桃花庄主如此慧眼,心中一凛,面上却不动声色,微笑道:“易庄主言重了,晚辈二人江湖经验甚少,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向庄主请教呢。”

闻言,易庄主却是挥了挥手,道:“是二位太过谦虚了,想当年,老朽还是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,离先天秘境可还远着呢。”

“还记得,那时候出了一个血魔邓影,虽然只是刚步入先天之境,却闹出了好一阵血雨腥风。老朽与几名同伴合力才能堪堪抵挡住他,而且当时老朽也只是打个下手而已。”

易庄主一脸追忆,却也在暗暗自嘲。

血魔邓影这个名字,陈恒似乎在宗门的典藉中看到过,那是七八十年前的事了。

那时候,邓影本是一名正经的修炼者,天赋极佳,却是因为被心爱之人背叛,一怒之下成魔,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。

当然,对于这种等级的邪魔,真武宗门挥挥手就能将其灭掉,本也不会太过在意,只因对方在成魔之后,灭杀了无数平民,得到血魔称号,这才引起宗门震怒。

真武剑宗当时就派了弟子前往,欲将其击杀,但当宗门弟子赶到之时,血魔邓影已被附近的一些民间修士除去,连尸首都已不见,所以此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没想到,参与除魔的人中,竟然还有眼前这位桃花庄主。

如此算下来,这桃花庄主应该也有百岁高龄了,修炼了这么久,就算天赋再差,应当也是步入了金丹境才对。

所有的念头只在脑中一闪而过,陈恒微微一笑,道:“血魔邓影当年残害平民无数,栽在易庄主手中,也算庄主的一件大功德。”

易庄主挥手道:“当年若无同伴相助,在一个照面之下,老朽就得灰飞烟灭,怕是连逃的机会都没有,又怎敢自居功劳?”

陈恒淡然一笑,也没有与他争执,转而説起其它风物之事。

双方性格都偏于稳重,一问一答,一答一问,都是有板有眼,虽不似多年老友般亲密无间,却也是相谈甚欢,不知不觉间,时间逐渐流逝,一顿酒菜,竟是从上午一直吃到了黄昏。

席间,双方几乎什么都谈,从风土人情,到修炼经验,从地方散修,到宗门势力,几乎将这蛮都域内的情况都谈了一遍。

易庄主胜在年高眼界广,很多事情都是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而陈恒则是遍阅典藉,未亲身经历,却能以身代之。

对此,易庄主也是极其钦佩,对其相见恨晚。

只不过,自始至终

至尊神武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夜探桃花庄

,二人再未提起过桃源镇魔头之事,仿佛那件事早已经被他们遗忘了,或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。

待得二人回过神来,太阳已经缓缓下山,天色也逐渐昏暗下来。

“天色已经不早了,两位何不在庄内留宿,待得老朽闲置下来,定带二位于桃源附近游玩,也参略一下此地的桃花盛开之景。”

眼见天色已近戌时,易庄主欲留宿陈恒二人,但陈恒却是婉言拒绝道:“承蒙庄主款待,今日已是叨扰多时,又怎敢再劳烦贵庄?我二人此次从宗门出来,是有要事待办,既贵地无恙,当即下山。若来日还有机会,定然登门拜访,到时再与庄主促膝长谈。”

见陈恒去意已决,易庄主也不好太过勉强,当即叹息道:“今日与xiǎo友相谈甚欢,实是相见恨晚,日后可一定要再来,让老朽好好招待一次。”

“一定!”

陈恒向其拱了拱手,道别一声,也不需他们送行,直接带着xiǎo白从桃花庄中出来,走得很是干脆。

只是,当他踏出桃花庄,走出一xiǎo段距离之后,脸上带着的那丝微笑,也逐渐淡化下来,脸上带着一丝若有所思的意味。

“陈大哥,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,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xiǎo白与陈恒相识已久,对于后者的心理虽然无法完全摸透,但多少还是能够察觉到一些的。

所以今天陈恒与那桃花庄主和稀泥之事,他只是在旁默默听着,也未插嘴,更没有不耐烦。

陈恒沉思了一会儿之后,突然向xiǎo白举起右手,掌心金光流转,红如烙铁,一个万字符号在上面缓缓旋转着。

“这是?”xiǎo白愣了一下,有些不明所以。

陈恒解释道:“这是佛门印记,当初在兰若庙梦中所得,之前没有告诉你,是不想因为此事牵扯出来的麻烦连累到你。不过想要解释眼前的情况,还是不得不先跟你説明一下。”

説着,他便简单将得到佛门印记的经过説了一遍。

xiǎo白心中本来因为陈恒的隐瞒而有些不愉,仔细一想,知道后者也是为了他好,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,不过还是埋怨道:“陈大哥,以后类似的事可不许瞒着我,这样我总感觉得不到你的信任一般。”

他在説这话的时候,却是没有想过,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有秘密没公开呢。

陈恒表面应承着,心里想的却是:以后之事,自然不包括草还丹及火灵。

双方各有所思,定了定神,xiǎo白又奇怪道:“佛印之事我是了解了,但它跟桃花庄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魔气!”xiǎo白话音刚落,陈恒便是道:“佛门印记对于邪魔之气特别敏感,我刚进桃花庄的时候,就已经感应到庄内隐隐散发着魔气的波动,只是因为太过微弱,才决定留下来观察一下。”

只是一天过去,他一直未有什么收获而已,到最后之所以不在桃花庄留宿,却是不想引起桃花庄主注意,行动起来也会更方便一些。

要不然以桃花庄主的态度,不管最后有没有收获,怕是都会引起对方的反感。

陈恒这么一説,xiǎo白也就明白过来了,但还是沉吟道:“桃花庄主在提到降魔之事,虽然总是谦虚自己实力不济,但神态中明显逸兴遄飞,颇为自傲,该为正道,莫非还有魔道之人,藏身在桃花庄内?”

“这也不无可能!”陈恒沉吟了一下,看了看周围,桃花瘴气几近遮天蔽月,视线昏暗,便开口道:“待时间再晚些许,我们夜探桃花庄!”

他原本只打算一个人前往,只是心中顾及阵法,怕意外发生的时候桃花庄主启动阵法危害到xiǎo白。细想之后,还是决定带上xiǎo白,同时心中暗暗决定,日后一定要研究一下阵法才行。

陈恒与xiǎo白找了一个相对安静且干净一些的地方,静心养神,暗暗调整状态。

半个多时辰之后,双方气息都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,几乎是同时睁开眼睛,相视一眼,xiǎo白向陈恒diǎn了diǎn头,后者会意,起身道:“走吧!”

二人绕开了桃花庄正门,来到后方一处相对阴暗一些的地方,由陈恒先行翻墙而入,确定安全之后,这才示意xiǎo白跟进。

春天的夜晚带着丝丝暖意,周围阵阵桃花香飘来,令人惬意无比,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陈恒发现他们此时正处于后院的位置。

这里没有奇花异草,也没有种植灵药,有的只是一棵棵桃树,枝叶茂盛,再加上桃花瘴气,更是遮挡视线。

虽然对于他们行动不太方便,但隐藏起身形,却更不容易被人发现。

“陈大哥,左边是通往前院,右边应该是后院深处。”

桃树盛开,院中几乎没有任何道路,也让人难辨方向,不过对于熟悉阵法的xiǎo白来説,这一切形同虚设。

陈恒会意地diǎndiǎn头,没有丝毫犹豫,向着右边使了个眼色,也示意着他的目标是后院深处。

xiǎo白同样会意,当先向前带路,二人在桃林中穿梭,极尽xiǎo心,没有弄出任何声响。

陈恒紧紧跟在xiǎo白身边,一边警戒地打量着四周,以防突发情况发生。

桃花庄地方不大,按陈恒的猜想,他们想要走出这处桃林,应该费不了多长时间。

然而,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,他们依旧还在桃林中打转着。

xiǎo白带着陈恒,走的并非直线,忽而转左,忽而转右。陈恒心中估摸着,这段时间恐怕他们都能绕着桃花庄走上一圈了,心中明白,这应该是桃花庄主设下的阵法了,若是他一个人前来,怕是很难走得出去。

“快到了!”

走在前方的xiǎo白,不知道是不是担心陈恒会不耐烦,时不时地就会给他一声提示。

陈恒微微diǎn头,正想示意xiǎo白xiǎo心一diǎn儿,忽然,前方一道紫色身影一闪而过,正好向着他这个方向直掠而来。

陈恒眼神一凝,以为自己二人是被发现了,下意识地将xiǎo白扯到身后,同时抽出真武玉剑,向着那道紫影直刺而去,想在第一时间将对方制住。

前方那人显然也没料到这桃林中竟然还藏着别人,在陈恒发现他的时候,他也同样发现了陈恒二人。

所以,几乎在同一时刻,“铿锵”一声,对方也是抽出了佩剑,迎向了陈恒。

由于猝不及防,双方都没有施展什么招式,只是简单地对碰了一招。

“叮!”

陈恒脚步不移,目光冷厉,对方却是直接闷哼一声,“噔噔噔”地连退了三步,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脚步。

然而,在这时候二人都没有再次攻向对方,而是脸色齐齐一变,同声惊呼。

“真武剑?!”

“紫竹剑?!”

ps:今天依旧三更,撒泼打滚求月票,哈哈~~

南充整形美容费用
南充整形美容手术
南充整形美容手术费用
南充整形美容医院
南充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