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汉皇刘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袁绍之谋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3:53:46

汉皇刘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袁绍之谋

感谢书友等更耗青春、书友狮之心666的打赏。谢谢大家的支持。

初平三年夏九月,卢珻为刘备诞下一子。冬十月,蛮族王女罗耶珂,接着为刘备诞下次子。刘备三十二岁这一年,连续得子,自然是欢喜得笑不拢嘴,而自青州牧府至青州全境,亦是欢腾喜庆声一片。子女双全,方为好字。这时代人们对子嗣的重视,超乎想象。小侯爷的出世,意味着刘备这片基业,有了继承人。便是严谨如郑玄、卢植、荀彧等,亦是喜笑颜开。

青州牧府大摆数日流水席后,向外宣布,为了庆贺广阳侯刘使君连得麟儿,免除青州境内百姓今年全部田租。消息一出,百姓们更是高兴得不行。在家诚心诚意的祈祷刘使君一家平平安安,小侯爷茁壮成长。

刘备在欢喜过后,却在头疼怎么给两儿子取名字。重活一世,他当然不会再去取封、禅这样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暗怀异志的名字。卢植兴致勃勃的跃跃欲试,结果刘备非得自己来。卢植见自己给外孙取名的权利都被否决,于是吹胡子瞪眼睛,把刘备费尽脑汁想的几个名字连连否决,两岳婿差点打起来。

最后,还是刘备占据了上风。为长子取名昊,次子取名坦。

似乎是为了庆祝刘备连得二子,辽东捷报亦不断传来,先是关羽分兵取玄菟,太守大开城门,倒履迎之,兵不血刃得玄莬。后是太史慈南下,亦是轻取乐浪。至此,辽东全境,全为青州所得。

当然,密报中亦有不和谐的事情。关羽密报,玄莬边界,高句丽人正调集兵马,蠢蠢欲动。疑似欲对辽东不利。

刘备与荀彧等人拿过地图,仔细的看了看辽东形态后,对辽东方面作出指示,趁机加固城防,储备物资,严防以待。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若高句丽敢犯大汉,迎头痛击之!

密信发出后,刘备才道:“时已入冬,辽东远隔,恐战事不利啊。”

荀彧几年历练下来,已经沉稳得可怕,乃道:“主公无须忧心,黄汉升老成持重,云长与子义皆一时人杰,有此三人在,必保我辽东无事。”

刘备听了,点点头,自己也笑了起来。毕竟还是后世的心思,恨不得什么都自己管起来,都自己来操心,担心这担心那的。典型的草根表现啊。以后可得多注意了,一定要把这深藏的不好性格给改了。

不大胆放手任用麾下人,怎么把基业给发展壮大嘛。

公孙度迅速败亡,刘备光复辽东。消息一出,天下诸侯震了三震。什么时候,刘备这么厉害了?说灭一势力,抬抬手便灭了?心怀异心的,都不禁对刘备忌惮起来。

其中,以袁绍为最。他自与公孙瓒结怨,便时时想着厉兵秣马,彻底把公孙瓒给打倒。可是,一个公孙瓒已经很难对付了。旁边还有一个刘备,是公孙瓒师弟。自己与刘备关系也不好。要是自己和公孙瓒打起来,刘备在旁边抽冷子出来给自己一刀,怎么办?以刘备用兵的习惯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,便是雷霆扫穴。搞不好自己冀州都保不住……

这人呐,什么都不怕,就怕胡思乱想。袁绍就是如此,越想越怕。越想心越乱。其实刘备要知道了,肯定会表示,袁绍你想得没错,就等你和公孙瓒掐架呢。三员大将去了辽东,咱益德还在老家磨拳擦掌呢。只要你们打得热闹,难舍难分了,我不让益德抄了冀州才怪。

袁绍便召集群臣议事,一脸黯然,道:“刘玄德新得辽东,声势大增。来日我与公孙瓒一决高下,其若出兵相助公孙,为之奈何?”

便有人劝道:“主公,与公孙瓒和谈如何?”

袁绍道:“积怨已深,想要和谈,难上加难。”心中却是暗暗冷笑,我怀天下志,区区一公孙瓒也降伏不了,如何扫平天下?

又有人道:“刘备若胆敢犯我冀州,到时主公便上书天子,遣使斥责之!”

袁绍拿眼一看,把这人给记住了。迂腐不堪大用!天子若还真有这么大的威势,我和公孙瓒还打得起来?早就一道诏书,两辆槛车,把我和公孙瓒给解押进京了。我都不听天子的,凭什么要求刘备听?不要再搞笑了,建议还能靠谱点吗?

麴义便开言了:“主公勿忧。如今我冀州文武济济,兵精粮足,上下齐心。若到时刘备真敢来犯冀州,末将必为主公拒之!”

关键时刻,还是麴义的话暖心窝子啊。打不打得赢另说,有这么一个态度,便是好的。袁绍欣慰的向麴义点了点头。

又有谋臣道:“曹使君如今据兖州,主公素与之善,大战起时,可与其盟之。使刘备不敢来犯。”

袁绍摇摇头,他心里清楚得很,曹操和他,已经不是一路人。表面上的和气,却掩盖不了他们渐行渐远的事实。更何况,曹操与刘备曾并肩作战,听闻近来还经常诗文唱和。有这一层关系在,要曹操出手对付刘备,只怕是休想。

袁绍站起身来,在地舆图旁边站了很久很久。心中直骂自己,当年自己是得有多傻,把刘备放到青州来。早知道有今日,直接把他扔到交州去不行吗?实在不行

汉皇刘备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袁绍之谋

,扔到并州去也可以啊。如今青州威逼冀州腹心,就算自己没公孙瓒这档子事,万一哪天和刘备翻脸……

如今刘备又复得辽东,辽东一境三郡,这些年听说流民去那里避乱的不少。加起来,没有百万人,几十万总有的吧?一想到这么多人将为刘备提供兵源、钱粮,袁绍的心,就揪揪的疼。

不行,得想一切办法削弱刘备。不能任其发展下去了。公孙度得罪了他,他找个借口把公孙度灭了。将来若还有谁不小心得罪他了,他又要借机扩大势力了。这样下去,天呐,袁绍不敢想了。

袁绍正发愁,忽然闻得似乎有声音在呼唤自己。回过神来一看,原来是帐下田丰,便道:“元皓可为我解忧乎?”

田丰一拱手道:“主公勿为刘备所忧。辽东,乃幽州治下,刘备岂能随意而据之?其若不还幽州,主公当致信幽州刘使君,上表天子,双管齐下,使其不得不让辽东。此其一也。今长安播乱,音讯全无。伪帝虽得位不正,然毕竟是先帝血脉,天子亲弟。主公当上表,表刘备为凉州牧,使其率军出函谷,以探长安虚实。此其二也。双策齐下,刘备必然手忙脚乱,想法化解。再无心思相助公孙瓒。到时主公便可提大军,一举而平公孙瓒。”

袁绍闻言,大喜。勉励了田丰几句,便让麾下各自散去。自己却是独坐书房,静静思考起田丰所言来。

第一策,可行,逼刘备让辽东,光明正大的阳谋,辽东本来就是幽州治下,想来刘备亦无话可说罢?想到刘备花费巨大人力物力,最后却为他人做嫁衣裳,袁绍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第二策,嗯,天子肯定不会让刘备西征。之前就拒过一次了。这里面的心思,不用说,袁绍也猜得到。无非是怕刘备据长安,劫长安天子,与天下分庭抗礼嘛。想到这,袁绍又不禁鄙视了下洛阳天子。软弱又毫无决断,何曾有先帝一丝威势。先帝虽然爱好享乐,胡作非为,但却真的是君临天下,四海臣民,生杀予夺,尽在其手。也幸亏先帝死得早,否则,岂有自己为冀州牧,一言九鼎的今日?

嗯,还是想办法,让天子答应配合下自己罢。听说最近洛阳又缺粮了?算了算了,大不了自己割点肉,能恶心刘备,牵制刘备,就算成功了。

袁绍打着小算盘的时候。刘备亦在府内与荀彧谈话。讨论的,就是辽东的归属问题。说实话,这自己亲手打下来的地盘,谁肯让出去?

不过刘备知道,辽东属于幽州治下,幽州虽然多年不管,但如今还有个幽州牧在。事前不管事,事后跳出来摘桃子的人,前世今生,到哪都不少。虽然刘虞宽厚,但架不住他底下那帮人撺掇。而且,自己要强占不让,站不住理啊。自己当初打的大旗是公孙度不尊天子,割据自立。若自己灭了公孙度,私占辽东,在世人眼里,岂不是又成了第二个公孙度?

所以刘备想得很明白,这辽东,不管愿意不愿意,还是要让的了。当然,如何让,怎么让,还是要讲究策略的。不能让咱老实人吃亏是不是?

荀彧对刘备的长远眼光,深感佩服。当今天下,也只有主公,面对辽东全境,能够抵制住一口吞下去的诱惑了罢?

当然,要让辽东,说实话,荀彧心中也是有些不舒服的。毕竟青州为此付出了甚多。钱粮物资不说,那些战殁的儿郎,多可惜。

就在刘备与荀彧大致方案出来的时候,消息传来。袁绍与刘虞同时上表天子,恳请天子遣使往辽东,与刘备交割辽东一境三郡。

刘备当场就气炸了。脑门子上青筋直跳。妈的,这袁绍与刘虞两人绝对是联手了。暗底下还不知道有什么后招呢。否则刘虞真想要辽东,派个人或者带封信来便是了。何必一声不吭,把这事捅到天子那里去?搞得好像我强行占据辽东不让一样,这让天下人怎么看我?

这岂不是平白的折我刘备的颜面么?好!好!好!刘备怒极而笑。

沧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滁州好的牛皮癣医院
滁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滁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滁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