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符武同修 675.第六百九十二章 地榜吴邪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41:48

符武同修 675.第六百九十二章 地榜吴邪

黑贝一愣,旋即瞪了鹤鸣一眼,他并不打算这样做。

但在这时,青冥道人发话了。

“按照鹤鸣长老说的做,曾经战斗过,在比没什么意义。”

青冥道人的话就是圣旨,黑贝不敢反驳。

鹤鸣阴谋得逞,嘿嘿一笑,再度开口道:“黑贝长老,你可要为他选一个差不多的对手,不然轻而易举的取胜,别人会说你作弊,毕竟,你一直对他赞赏有加。”

黑贝脸色阴沉,鹤鸣这话就是说给青冥道人的,毕竟自己喜欢的弟子,人家还收什么徒?这鹤鸣为人太过奸诈。

“那就你来选!”

黑贝说完,鹤鸣便已经飞身到他的近前,旋即伸手朝着那袋子中抓去。

鹤鸣的眼睛,望向王辰,旋即手掌一震,便是拿出一枚府牌。

“吴邪!”

当这府牌出现之后,所有的弟子全都惊呼起来。

再次抽取的府牌,竟然是吴邪。

吴邪是什么人?那可是地榜上第三十名位的存在,而且年纪轻轻,很有希望冲击前十的存在,在这一次,成为青冥道人徒弟的热门人选。

没想到,鹤鸣竟然将他给抽出来了。

“鹤鸣,你公报私仇吗?”黑贝长老神色一寒。

“黑贝长老,你与王辰没有任何关系,为何总要替他说话,我只是手伸进去了,我怎么会知道抽出来的是谁?如果王辰能比就比,不能比,就退下吧。”

鹤鸣一转身,离开这里,回到他的椅子上,而那目光中透出若有若无的笑意,更为浓厚。

自己换了王辰的对手,青冥道人居然答应了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青冥道人并没有看好王辰,不然的话,怎会允许自己调换呢?

而在自己使了一些小手段之后,竟是把吴邪的府牌给抓了出来,这下王辰更没有了机会,一个真义武侯,怎么可能对付地榜第三十位的吴邪。

“卑鄙,这不公平!”

当即,李玄红火爆的脾气便是炸开了,当众大喝起来,不过很快,便被淹没在人们的讨论声中。

“地榜吴邪,为人也非常邪,从不走寻常路,成为一势武王已经有些年头了,在地榜上,都是出了名的杀将,王辰同样强大,但是毕竟是真义武侯,两人之战,似乎没什么悬念。”

先前,王辰弄出剑道大鸣,一些剑修弟子,对王辰的印象不错,也心知王辰剑术一定了得,但是厉害归厉害,等级毕竟摆在那里,差距太大了。

“也或许会有一战之力,毕竟王辰手里握的可是高级上王级骨剑。”

“如果一柄剑可以逆天的话,那武者还要修炼什么?没有强大修为支持,空有一柄强大的剑也无济于事。”

众人,仍旧不看好王辰,因为吴邪的名声太大了。

地榜吴邪,三岁习武,然后一飞冲天,直接被起点府收入门下,用了十年,成为一势武王,在十年,冲到了地榜第三十,此时的年纪,不过二十三岁,如此年轻的一势武王,绝对是青冥道人收徒的热们人选。

在内府弟子中,地榜上的弟子,几乎都是一势武王。

地榜前十名,全都是一势武王巅峰,一旦晋升为二势武王,便可成为精英弟子。

但是从一势武王晋升为二势武王,那不光光是要有毅力,有天赋,还要有这个命。

这并不是迷信,而是事实。

武王修炼势,而势的提升,却与很多东西有关,所以,大部分武王,想要晋升一级,比登天还难,这也是为什么内府弟子中的高手全都是一势武王的原因。

第一宇无极,第二山储是可以晋升为二势武王的,不过想来也是等待着这次交流赛,如果他们要成为了二势武王,便没了资格。

这些都是闲话,只是说明吴邪的强大,地榜上,除了前十之外,其余人都差不多,全都是一势武王,强弱只在战技间,只在兵器间。

所有人的对手都选完毕了,单雄是第一个登台,他的对手同样是一位地榜弟子,不过在面对前者时,选择了自动退出,因为他清楚,自己距离单雄还要差上很多。

单雄洋洋得意的扫视了一圈,在这人山人海中,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也是强大的一种表现,尤其是青冥道人在这里,这让单雄的自信心瞬间膨胀

符武同修  675.第六百九十二章 地榜吴邪

接下来,其余的弟子全都奔着高台而去,纷纷战斗起来,不过因为选拔具有随机性,战斗倒是并不精彩,因为两对手间的实力对比太大。

微微徐徐刮来,岐天泽的水面荡漾着波纹,一股水雾,也是弥漫在高台之上,使之看起来宛如人间仙境。

高台上的战斗已经停止,而现在,上面站着一个人。

这个人身着一袭紧身衣,腰间是一条黑色腰带,脚下一双布鞋,而在其头上,还戴着一个帽子,看起来不伦不类,阴阳怪气的。

但就在他上台的刹那,场面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,旋即所有的目光皆是望向王辰。

王辰微微侧目,心道这人就是吴邪?

旋即王辰一步踏出,踩在水面上,继而来到高台之上,站在了吴邪的对面。

王辰一袭黑袍,黑发随风摆动,骨剑并不在手中,其目光如剑,盯着吴邪,地榜三十,为人邪性,这人并不容易对付。

王辰踏在高台上,下方,鹤鸣最先抚须而笑,就在刚刚,他已经交代了吴邪,不要对王辰有任何留手,相信以自己的地位,吴邪不会拒绝,尤其是他答应了一部一星不朽战技,这会让吴邪更加卖力气。

一星不朽战技,这些地榜上的弟子无论是是都眼红,都想拥有这样一部战技,只要有此等级战技,他们在地榜上的排名,便可晋升一步。

高台周围,李玄红紧紧的握着拳头,看向鹤鸣的目光如同火焰,而下一刻,这目光便是盯上了他的女儿鹤芳,“你老子这么坏,你也好不到哪去,一旦让我遇上,还给你吃土。”

李玄红冷冷的声音,让鹤芳全身一激灵,就像是被凉水浇了一下,旋即一溜烟的跑了,她看李玄红,就像绵羊看到狼,一个眼神,就让她浑身颤抖。

这场战斗,在鹤鸣的主导下,变成了一场不公平的战斗。

香社一方,谢灵运,如梦在一群姐妹的簇拥下。

如梦目光也是放在了王辰身上,与别人的想法不同,只有她认为王辰会胜,因为,她永远也忘不了,王辰举起剑,冲着府主劈去的一刹。

而谢灵运,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王辰,是他的剑道大鸣,抢了自己的风头,而现在,却要面对比自己高上两个等级的一势武王,地榜第三十的吴邪。

谢灵运并没有快意,甚至有种惋惜,这种感觉,她都不知道从何而来,也许作为才女,对有才华的人,都是惺惺相惜吧。

“你就是王辰?”吴邪的声音很冷,也很狂,语调上扬,头也是扬得高高的。

“你这不废话么?”王辰的声音,一如既往的温润,与那吴邪形成鲜明对比,不过神情,也没什么好样,毕竟这吴邪搞得一副装蒜样,他看不下去。

王辰发现一个问题,无论是人榜上的弟子,还是地榜上的弟子,都是有着一种优越感,当然,也可以理解为蔑视对手,增加自信心,在战斗中处于主动的地位。

毕竟伟人都曾经说过,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。

现在,吴邪就很藐视王辰。

“对于你,我并不了解,也有人叫我在战斗中废了你,不过你要是识相的话,可以认输退走。”吴邪虽然已经答应了鹤鸣,但他知道后者并没有安什么好心,在这收徒之战中,如果将王辰废掉,恐怕青冥道人第一个不答应,他此行的目的还是拜青冥道人为师。

一星不朽战技确实价值连城,但与拜师青冥道人来说,那可是天地之分。

不过对此,王辰并没有领情。

“要让你失望了,站在这高台上,我就没想下去。”

王辰的话,让吴邪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,一股寒气也是随之释放出。

“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自信,怪不得鹤鸣长老说你是个狂妄的人,果真不假。”

“狂妄与否,并不在他说,也不在你说,世人自有公论,你吴邪也很狂,但我却不说,因为,你狂不狂,与我没有任何关系,甚至,我都不想你与废话,直接开打岂不是更好?”

王辰淡淡的声音被传播而出,所有的弟子皆是有着不明白的看着他,难道打不过吴邪,是想用这种方法得到青冥道人的青睐?

“很好,你的话,成功的激怒了我,原本有人打招呼,让我废掉你,我还想都是同门,要手下留情,可是你的话,让你失去了这个机会,接下来,你将会抱憾终身。”

吴邪冰冷的话音,将王辰瞬间包裹,旋即其一步踏出,整个高台都是下沉了三分,岐天泽的水面上,到处是哗哗的声响,而随着这声音的出现,高台瞬间便是被白雾所遮蔽。

场上的气氛,在这一刻,也是骤然变得紧张起来。

绥化治疗早泄费用
绥化治疗早泄医院
上海好的男科医院
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上海男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